题记

研究余华的文学作品是我毕业论文的选题,知道《活着》更是在那之前,而知道周村正是通过电影版的《活着》。那部没在国内公映的电影,成就了一个戛纳影帝,成就了一枚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也让我知道在北方的偏僻小城中还隐匿着那样一个颇具江南风味的古镇。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活在”富贾云集的商业重镇

周村原本有些着悠久的历史,清朝后期,"八大祥号"先后来这里营业,远近富商巨贾云集,大街逐渐成为布行、杂货行汇聚的商贸中心。此时当地有谚云"大街不大,日进斗金”正式用以形容当时周村的繁荣景象。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在众多商业中,以丝绸和烧饼最为有名。周村丝绸文化源远流长,历史上曾经“桑植满田园,户户皆养蚕,步步闻机声,家家织绸缎”,被称为北方的“丝绸之乡”。
而周村烧饼的历史就更为悠久了。据史料记载,远在汉朝年间就有了周村烧饼,距今已经有1800多年的历史了。乾隆南巡时曾路过周村,并对周村烧饼情有独钟,御赐它为“天下第一饼”。那小小的圆饼薄如纱扇,形似满月,落地珠散玉碎,入口回味无穷,连孩子都爱不释手。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就是这样一个商业发达的城镇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居然赢得了“旱码头”的美誉,其富足程度和威望堪比如今的北上广。只可惜,繁华终落幕,鼎盛即转衰,周村亦在现代文明中渐渐落寞,这种由盛转衰的命运像极了《活着》中的富贵。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活在”余华笔下的迷幻时代

喜欢余华源于对那段历史的好奇,越是讳言就越想探知的冲动而已。而余华的童年刚好在那个年代,一个懵懂的孩子,用他有限的逻辑思考不清的年代,又在他成年后用血淋淋的笔锋将童年的记忆再现了而已。《活着》是他的成名作,说穿了不过是一个人的悲惨一生,这种悲惨有咎由自取,而更多的是时代造就;其悲惨不仅是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是当事人已经意识不到这种悲惨,他们把悲惨当作“活着”的本质,这无异于《悲惨世界》。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走在入夜的周村古商业街上,墙壁上映出清冷的光将古建筑的棱角照得分明,我能清晰的分辨出,那一道牌坊就是剧中富贵在寒风里卖东西谋生的取景地。如今的大街上依旧聚集着许多小商贩,他们的生活环境比富贵生活的年代好了很多倍了。只不过,作为商人“夏则资皮,冬则资絺”的殚精竭虑想来是不会变的。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活在”百年不变的商业模式中

而今的周村早就成了旅游胜地、国家旅游局认定的AAAA级景区,门票70元人民币,内含10个小景区(无外乎是票号、镖局、染坊之类的人文景致)。
这种开发模式千篇一律,不算错,但一定不出彩。对于一座曾经盛极一时的古镇而言,它的卖点远比什么“状元家”、“大染坊”要多得多,只不过成熟的商业套路限制了周村的个性发展——周村烧饼还有,只是山寨的多于正版的,不过是多了一个旅行纪念品的选项而已;乾隆御赐的匾额也还在,但也只不过是个故事,与众过客毫无关联。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放眼望去,整条古商业街上,商铺鳞次栉比,繁华程度不减当年;细看所售之物却像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些粗制滥造的玩具和纪念品,与历史无关、与地域无关,甚至与周村无关,我竟找不到一个多看它一眼的理由。更为让人叹惋的是,古镇的经营者守着破旧的老宅,因循着自己的旧时光,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消遣的其实是一段弥足珍贵的历史。那些破旧不堪的牌匾、老宅不仅仅具有使用价值,他们还是光辉岁月的见证者,他们背后一定都隐藏着有血有肉的故事,若能精心梳理一番,那样的周村将会多么生动、立体。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后记

余华的作品总是在用黑色幽默的笔法告诉你现实社会的残酷,那种笑中带泪的痛彻心扉让人痛惋。而走在周村的古商业街上,就像走在一帧帧宽幕画幅中,有一种重读《活着》的错觉。和其他旅游景区一样,一年四季的周村也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恕我直言,这不是因为景区本身有大吸引力,只是中国的旅游业正在蓬勃发展,基数庞大、需求旺盛而已。如果没有一个核心价值观的打造,没有塑造独特的景区IP,这样的周村很难让人再来。到了彼时,周村人也就只能像百年前的祖辈那样,仅仅在周村“活着”了。

在周村“活着”-魅力中国中文版

作者仅一枚,读者需万千。
本文图文均系原创,转载需注明,商用需同意。
作者微信号:wenqing0717
欢迎批评指正